马上要高考了,爹娘比孩子还焦虑

小编语:

67日的高考马上到来,一大批高三学生已经备战高考了。

爹娘比孩子还焦虑,怎样办?

其实,当家长替孩子焦虑的时候,等于孩子承载了双重焦虑。

一方面又承载自己高考的焦虑,另一方面也承载家长这边传递过来的焦虑感。

这是不利于孩子高考的。

高考家长的焦虑无非是担心孩子考不上好的大学。但是同时更担心孩子有焦虑,孩子焦虑了会发挥不好,考不上好大学,担心孩子学习了这么久,现在终于要参加高考了,会不会出什么状况?

如果我们的家长能做到很放松,孩子也会放松很多。

如果家长能面对自己的焦虑,更好地管理、控制好自己的这份焦虑感,不传递给孩子,孩子也就不会有那些多重焦虑。

给滋养,接焦虑


焦虑、压力成了常用语。

家长的无奈与感慨:

要是我们可以替孩子上考场,我们就自己学,比孩子学的更好多了。

都这个时候了还美?!还看电视剧?!


高三孩子却无奈:

自从进了高三,我们家的气氛就不对了,太紧张了,让我都喘不过气来。

高考需要我拼命?

不能听我喜欢的音乐了,不能画我喜欢的画画了,我要没有自我了!!


是什么让焦虑与压力在家长与学生中弥漫?

仅仅是千军万马在挤独木桥,造成的?焦虑与压力在诉说什么呢?

让我们听听小NA的高三故事吧。


小NA是某知名高中高三的学生,白白的皮肤,个子不高,有点瘦,说话声音有点低。她感觉进入高三后,因学习方法总是不对,学习效率不高,时间抓的不紧而心情非常的烦躁,晚上睡不着觉。

她说,高三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怎么能让她不这样焦虑呢?

谈起自己的学习,在小学与初中时,她在课堂上认真听课,在学校完成作业,在家都是不学习的,只是看动漫。成绩总是班级的前几名。这是她父母的骄傲。

初中时她认为自己演讲不好,演讲能力不行,于是,就让自己参加了演讲比赛,虽然成绩还好,可是,她感觉不到喜悦,还是认为自己的演讲能力有问题,为了培养自己的演讲能力和与别人相处的能力,她还参加了班级班干部的竞选,阴差阳错的竞选上了班长⋯⋯。

我微笑着听她讲。很是喜欢她,觉得她聪明,有很强的学习能力,敢于挑战自己,就是可能对自己要求有点严厉

我有点纳闷了,这样的孩子怎么会在高三出现学习方法不对的问题,时间抓的不紧又是怎么回事呢?

她谈论起自己对时间的安排,星期五晚上回家后,会看动漫与视频啊,她觉得自己时间抓的不紧,一直看到星期六,最后只是留下星期日的一天还做功课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完动漫后,觉得比学习还累。她也谈到妈妈对她学习的要求就是,你努力了就行。要会学,也是要会玩的⋯⋯“。

我们在谈论的是一个关于看动漫的轻松的话题,可是我一点也感觉到到轻松与快乐的感觉,我仅感觉到的是疲倦,仿佛看动漫是一个任务。这是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,我的感受与她正在讲的事情是不匹配的。

在谈论中,高考压力背后的主题漫漫浮现出来了:她一方面要努力学习,一方面还要努力的玩,来获得妈妈对一个好孩子的认可期待:会学,成绩好的同时,还要会玩。

小学、初中时,她正是用在学校完成功课,在家不用学习,仅是看动漫的方式又学习成绩优秀,来获得妈妈的爱与关注,这是她建立自信与自尊的方法。

刚上高中时,她还能努力维持住这种情况,可是上高三后,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,无论她怎样的努力,也无法在学校完成所有的功课,她意识到,自己回家需要学习,不能只是听听就可以取得好的成绩了,她也没有办法边学边玩了。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,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,她的自尊与自信发生了动摇,她感觉到要失控了。在她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时,她尝试着向妈妈发出求救的信号说,妈妈抱抱我吧。可是妈妈就象是在完成任务一样,只是轻轻的抱一下她,完全感觉不到妈妈的温暖。

听到这些,我想,她的问题不是时间安排的问题,也不是学习能力的问题,而是当她发现自己可能达不到妈妈的期待了,可能将不再是妈妈眼里的好孩子了,这可能让她失去妈妈的爱与认可。

有了这样的理解,我与她的谈论方向不再是她的学习方法与学习时间安排的问题,而是她与妈妈的关系,她的家庭环境。

她提到,她的妈妈说话时,妈妈从来就不看她,妈妈眼睛不是在看电视,就是在看手机,或是在做手里的活,她都不知道在妈妈的眼里,她是否存在,她是什么样子的。后来,她与妈妈的交流越来越少,也不在要求妈妈抱她了。只是她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了,情绪也是越来越低落了。其他的时间,家里完全是沉默的,没有什么交流,妈妈看电视,爸爸看报纸,她回到家里,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书。家里太冷了。要不是她说高三了,压力太大了, 无法学习了,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注意到她。

她用高考的焦虑与压力来表达可能失去父母爱的焦虑与恐惧,以及对父母爱的渴望。

这让我想起埃及《亡灵书》(公元前3500年)中诗人对于自己渴望被看见、渴望被认可的呐喊:“在细数年月的黑夜里,哦,愿我的本名归还于我!

你与我在一起,可是你却看不到我,仿佛我不存在。这在中国真的是非常的普遍。

而被看到、被注意、被记得、被认可、被欣赏,对一个人健康自尊的发展至关重要,而最终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成人:幽默,富有创造力,具有爱他人的能力。

当我们还是婴儿时,我们在母亲的目光中看到自己,母亲的眼中,成长为自己,获得力量与不断成长的动力。如果父母真的想帮助处在高考压力中的孩子,你就全神贯注地听她讲话、与她面对面,眼睛对着眼睛,展开一次次对话。

—— 咨询师简介 ——
阎川
心理咨询师
 尊重每一个来访者的独特性;关注每一个来访者的内心感受;肯定每一个来访者有自我改变的能力;相信每一个来访者有自我成长的力量。
158
责任编辑:闫琳
0
分享到:
欢迎进入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,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优质的心理咨询服务。
咨询电话:02223107068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  • 02223107068
燕园心理 微信预约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690号